教育改革迈向永续未来

The original article appeared in

Sin Chew Jit Poh

Read the article here

俗语说:一年之计,莫如树谷; +年之计,莫如树木; 终身之计,莫如树人。

英文版首刊于Turning Points, 由丹斯里谢富年博士执笔。

我深信,教育是脱离贫困的最佳路径,也是我在霹雳小镇布先(Pusing) 的成长岁月中,所体会到的信念。我见证了贫困对身边许多儿时同伴的家庭带来莫大影响,即贫困如何成为同伴升学求知的障碍,也成为个人发展才能的拌脚石。

看看时下的全球趋势,我不确定我们仍以类比时代(analogoe-era)为主的马来西亚教育休系,是否符合我们生活在数码时代的孩子。其实,世界经济论坛曾提出,有65%的时下小学生,未来将从事目前还不存在的工作。

在这个变幻莫侧的世界,我们该如何为下一代做好充足准备?首先,我们应该先真诚地重新评估教学方式、内容和地点。这已是个必要之举。在一个或许是由机械人和人工智能左右的未来,我认同美国教育家约瑟夫奥恩的看法,即我们必须转变我们的焦点,从灌输”思想附属品”知识体,变成鼓励”思想建设”,即具有认知能力的受训思维,如思辨能力、系统思维、企业精神及敏捷文化。

其次,知识可轻易和可即时获取的世界,改写了终身学习概念的原意。教育不是在毕业与获取证书之后就告一段落了。实际上,根据未来主义者艾文托夫勒所言:”21世纪的文盲不是无法阅读或书写者,而是无法、忘却和需要重新学习者。”

因此,打造出一套能够培育孩子想像力与好奇心的教育系统,是关键之举。这有助灌输他们对终身学习的思维与习惯。只需观察两岁的儿童,就会发现他们自然展现出的好奇心。快转20年,当年的儿童正准备从大学毕业。但是工业时代所推崇的那种职员必须遵从上司的制度,早已毁了他们原有的好奇心和想像力。

不过,想像力、好奇心和创意,是我们在机械时代中所需要的特质。这也是人类与机械的分别,让我们得以掌控机械,也是艺术与人文方面的重要技能。因此,我们需要从科学、技术、工程和数学(STEM)教育系统,晋升为科学、技术、阅读、书写、工程、艺术与数学 (STREAM)教育体系。

良好的价值观极重要

除此之外,领导能力、热忱、团队合作和包容性也是需要培育的特质。对马来西亚和亚洲而言,包容性特别重要,因为我们的多元与遗传基因。许多企业在招聘时都会列出这些特质。体育提供一个栽培这些特质的最佳平台。我们需要更注重体育,然而,在此要提到,我们周边有越来越多的草场逐渐消失。

简而言之,我们需要的不仅是把经济、杜会与科技领域变动纳入考量的系统,还需要一个能够让年轻一代重塑思维的体系。不只是以课程作为实验,还要包含课室设计、教师的角色、家庭环境和提供可负担的优质教育。换言之,我们需要全面的方案,以及一个详尽的改革议程。

第三,我全力支持首相敦马哈迪所呼吁,即我们的教育体系要涵盖年轻一代的教学与注人优良价值。常言道:性格决定命运。性格则是由我们所选的价值而定。哪些价值能够影响我们的年轻一代?我们双威集团的核心价值是诚信、谦逊与出众。其中还有礼让、恻隐之心、同理心、感激之情、礼节、尊重和严谨的职业道德准则。

良好的价值观极为重要。过去200年,全球经历良好的经济成长。进步与繁荣值得关注,但也有代价。在社会、环境与经济发展之际,我们如今要而对连带而来的挑战。我们在测试地球生态系统的极限。以及逐渐扩大的不平等与财富差距,威胁我们的社会结构及社区凝聚力。

超越这些挑战,不只是需要知识和技能,而是思维的改变及培育正确的价值。

开幕典礼

热心教育的谢富年经常探访校园,并从莘莘学子口中了解学习内容。

谢富年(左三)和其基金会捐献500万令吉予布先喜洲华小提升校舍及设备后,日前与嘉宾们为喜州华小丹斯里谢富年博士行政楼主持开幕典礼。

丹斯里谢富年博士

双威集团创办人兼主席,同时也是5星OS世界级私人大学双威大学的荣誉校长。他更是全马最大型教育社会企业谢富年基金会的创始信托人。

改革教育体系应即刻开始

若要改革我们的教育体系,我们需要先找出问题所在,探讨我们的现况和规划如何走向终点站的路线。我们有许多研究、许多建议和无数的大蓝图。然而,相关利益者鲜少被纳入考量。应该说,他们就犹如毫无关系者!

我的一些建议是:作为起点,我呼吁政府设立一个具有行动力的教育委员会,特别是考量到该领域的发展对国家非常重要,它应该由首相担任主席。

委员会成员应该包含相关部门,如教育、人力资源、卫生、国际贸易及工业部,以及妇女、家庭及社会发展部。它应该加入其他主要相关利益单位――领域、社会团体、协会、专家,以及关键的年轻一代。因此,这会成为一个从综合与跨界角度监察知识领域的委员会。它将确认目标、列出与监督企划进度,以及最重要的成果。

显然,州政府是拥有所需资源去整合上述所有元素的单一机构。可是,政府的角色应该专注在打造正确的生态系统、培育及有效管理它,而非设下特定且狭隘的目标。例如,政府的责任不是提升国内大学的排名,而是创造正确的生态系统、提供一个公平的平台,以及容许良性竞争。

其次,技职教育与培训(TVET)计划需要一臂之力。TVET应被重新定位,在就业时与学术证书具有同等地位。目前,TVET始终太著重在技术培训人员和官方组织,而非计划中的两大关键元素―――项域和学生。

TVET必须要由领域带动。其关键绩效指标(KPI)必须是毕业生的就业率。TVET的检讨,不是只能带来小幅度成就的零星调整。

有人会提出说,政府没有能力推行我所提出的数个倡议,因为财务上受限制。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假设。真正的疑问应该是:我们是否能够接受?

让下一代追求梦想

在吉隆坡双威城,我们己透过旗下三家教育机构――双威大学、双威学院和双威国际学校,推行部分的概念。学生似乎都乐于接受我们所买行的倡议。

其中一个例子是课室设计、教学万式与课程。我们打造了双威创新实验室(Sunway Innovation Labs)和创客空间 (Makerspace)。这些空间让他们学习到设计思维与企业精神,以及课堂上不注重却对未来发展很重要的技能。透过这些空间,希望能够协助学生著手于解决实际问题的各种企划。

在进行一个真正、有意义的企划时,他们能够借此深入探索知识,同时发掘思辨能力、创意和沟通技巧。专题式学习 (project-based learning)能够激发出师生的创意能量。

我要进一步说明,这些空间与传统课室的设定有别。他们可以自由活动、放松心晴,以及营造一个带动创意的氛围。

在一个创意被视为国家、机构与社区发展最大动力的时代,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去创造一个能够促进交流和激发想象力的机会。

不过,教育不仅让年轻一代与其家人在不确定的未来中能够有所掌握。以字面上的意思而言,教育是让下一代能够享有美满的生活。

担任双威大学荣誉校长的谢富年(站者右六)呼吁政府设立一个具有行动力的教育委员会。

The original article appeared in

Sin Chew Jit Poh

Read the article here

- Scroll down for more stories -